三分28-首页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三分28-首页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6-06 15:33:25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△记者琳达·蒂拉多被击中的左眼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潮牌不再小众,“国潮”快速崛起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李宁在享受到“国潮”转型的红利之后,在全球服装行业遭遇危机的情况下,2019年营收达到138.7亿元,增长32%;净利润14.99亿元,同比大增109.6%。李宁的股价更是已经收回新冠肺炎疫情以来的所有跌幅,并在6月4日盘中再度创下历史新高。“弗洛伊德之死”引发的抗议活动爆发后,在美国明尼阿波利斯、路易斯维尔等多个城市,越来越多的记者在现场报道中被警察攻击或逮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潮牌近年已经从“小众”向“大众”蔓延,成为最赚钱的生意之一。但潮牌红利最大的受益者I.T集团却意外遭遇拐点,创下近年最惨淡业绩,这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婚后邱淑贞的明星效应对I.T品牌帮助很大,而且她不想只做一个“花瓶”,还亲自出任形象代言人,甚至常年飞赴欧洲、日韩为公司挑货。因其品味不凡,经过她试穿认可的牌子,大都符合香港人的口味,一引进就大卖,简直成了“带货王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I.T集团自2002年进入内地市场,一度被视为内地潮流意识的启蒙者。依靠众多时尚品牌授权和多个自有品牌,I.T集团迅速扩张,并于2005年3月在香港交易所成功上市,沈嘉伟一跃成为服装大亨,顶峰时代理了300多个时尚潮牌,并拥有b+ab、Izzue、5cm、A Bathing Ape等20多个自有品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以“国潮”代表李宁为例,凭借潮牌战略完成了品牌重塑,并迅速焕发青春,颠覆了国产品牌老土、乏味的固有印象,令许多90后、95后年轻人为之着迷。李宁推出的一些跨界时尚“尖货”,往往会成为爆款,甚至会吸引大量年轻人提前预约购买,人气十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I.T集团堪称中国潮牌界的“鼻祖”,这个“I.T”不是互联网中的IT,而是“Income Teame”的简称,本意为“赚钱的团队”,但现在却离这个目标渐行渐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根据I.T集团公布的2019/2020全年财报,本财年集团营收77.19亿港元,同比下降12.6%。其中,在中国香港及澳门地区零售总营收25.8亿港元,同比下降23.3%;在中国内地零售总营收37亿港元,同比下降9.4%;在日本及美国市场零售总收入10.66亿港元,同比上升1.1%。公司年度毛利为47.34亿港元,同比减少16.1%;净利润则亏损7.46亿港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值得一提的是,邱淑贞当年为了帮助I.T集团上市,不惜押上自己的全部积蓄。红星新闻记者查阅招股书发现,“邱淑贞女士之银行存款”曾经是抵押品之一,可以说是全力以赴来帮助丈夫。而沈嘉伟也在上市之初就将25%的公司股份分给了她。到2011年I.T集团股价巅峰时期,邱淑贞身家超过了20亿港元,远超同期很多明星的身家。